当前位置: 首页 > 政民互动 > 详细信息

详细信息

一个肢残女孩的维权路

时间:2017-03-30

郝某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她从懂事起就没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右腿却明显比左腿生长缓慢,为了不当别人眼中的“异类”,十九岁那年(2010年)家里筹钱带她来北京某医院做了矫正手术。从此灾难就降临到了这个姑娘身上。此后她一直在与医院打交道。住院、截骨手术、出院、再住院、再做矫形手术、再出院,接着是在北京与邯郸之间往返复查。直到2011年11月才拆除外固定架。可架子拆除才一天她的腿就疼的无法忍受。到医院经检查是骨折,不得已又住院,手术、出院。但是她膝关节里打进的髓内钉医院不管了。不得已她将医院告上法院,经法院组织诉前调解医院才把她膝盖上的髓内钉拆了。可此前说好的再商量的后续事情医院又不认帐了。漫漫维权之路使她有些看不到希望。一直到了2015年的春天,她经人介绍抱着最后的希望来到致诚法律援助中心。

承办律师看过相关材料后认为本案有几个难点:一是郝某的残疾并非医院直接造成。二是损害结果与该手术并发症有无关联?三是医院的过错在什么地方?四是如何证明医院过错与损害结果的因果关系?

通过查阅大量文件资料及细致调查,律师决定从了解到的医院没有骨科资质及郝某后三次住院及手术均系医院支付的医疗费用入手来推定医院存在过错。

第一次开庭时承办律师明确提出要求医院提交全部住院病历以进行司法鉴定。但医院为推卸责任对病历一直采取回避态度。直到第三次开庭医院仍然拒绝提交原告在广济医院第二次、第三次住院病历。

在第四次开庭,法院要求各方将所有病历向法院提交并质证。考虑到医院此前的表现,律师认为医院拒绝提交第二次第三次病历的可能性极大,遂提出若医院继续不提交病历届时将撤销司法鉴定申请。听到律师的主张后,法官非常吃惊,问律师:不鉴定怎么认定医院有无过错?法院不是专业人员无法对医疗事实做出判定。律师提出:无法进行鉴定是由被告不提交鉴定所需要的客观病历导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应直接推定医院有过错。医院代理人虽未提交病历但仍然坚持要求进行申请司法鉴定。对此律师明确表示在没有或病历不完整的情况下司法鉴定根本不存在进行下去的可能性,同时即使此后医院提交病历,但因从第一次开庭至今已经过很长时间故不能排除医院在此后时间里对病历或编造或修改或伪造或篡改的可能。同时因第四次开庭是举证的最后时间,为此不同意医院继续举证。

接下来的庭审在规定时间被告不到庭参加审理活动。再接下来法院第六次开庭,虽然医院仍在狡辩,但所有的言辞都显得极其苍白。一切都朝着有利于郝某的方向发展。一切如律师所料没有任何悬念,一审法院依据《侵权责任法》推定医院存在过错,判决医院赔偿郝某各项损失总计98,853.83元。郝某第一次露出笑容。

正如律师所料,医院上诉了,但理由完全没有依据。面对即将到来的二审,律师没有丝毫懈怠,而是以百倍的精力投入整个诉讼之中。

首先,把基础工作进一步做扎实。一是通过上网查询相关法规、案例及医学资料,做到精准把握案件事实与法律适用。二是请求二审法院调取一审法院未能向行政机关调取的能够证明医院违法行医的相关证据。三是就郝某的损害后果请其前往当地三级医院就诊,拿出准确的诊断依据。在此基础上针对医院上诉全面进行答辩,一一驳斥其无理主张。

其次,打消法院进行司法鉴定的念头。面对二审法官对案件不进行司法鉴定仍存疑惑的想法,律师始终坚持必须以医院提交全部病历为前提。因为律师清楚这个前提是永远不能成立的。在鉴定问题上律师抓住在庭审中医院代理人承认第二次住院时间很短的回答,明确要求医院将第二次住院病历提交出来。在此种情况下法院要求医院提交病历并确定质证时间。法院组织质证的那天又如律师所料,医院将此前的说法推翻,不承认有过第二次住院,在法官追问下代理人答非所问,鉴定的事情就此搁浅。

第三,全面出击,打有准备之仗。鉴于本案的特殊性,二审法院决定网络开庭。面对网络开庭,律师认为这是一件绝对的好事,广而告之的审判更能体现阳光审判的公正性。一是律师精心准备代理词,全面发起进攻。全面论述应直接推定上诉人存在过错事实及法律依据:1.严重违反国家法律及部门规章,故应直接推定其存在过错。律师就医院是一级医院严重违反国家规定从事本应三级医院及骨科专科医院的诊疗活动,其行为违法性不言而喻的。2.医院隐匿、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应推定其存在过错。明确提出上诉人拒不提交与纠纷有关病历的行为已构成违法。3.医院伪造、篡改、销毁病历资料,应推定其存在过错。抓住病历中的矛盾之处提出其存在伪造、篡改、销毁病历资料,应推定其存在过错。二是针对医院主张逐一驳斥不给其喘息之力。庭审中医院拿出所谓的获得批准从事骨外固定术批文、手术医师执业及技术职务注册信息等,律师进行一一反驳。三是利用庭审中对方主张为我之用。庭审中医院为证明自己手术水平高,明确表示手术肯定会成功。对此律师提出,作为医院既然承诺医疗效果那么最终结果并非如其承诺,那么医院应对此承担法律责任。

2016年3月18日二审判决下达了,律师的主张全部被法院采纳.二审以维持原判给本案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北京市司法局 ICP备案序号 :京ICP备05083557号
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内南小街后广平胡同39号 电话 :010-58575683 传真 :010-58575684